恩德案例|旅客运输合同人身损害赔偿

 成功案例    |      2018-08-19
        案件事实:
        2016年11月3日晚上19时许,冯某在轨道公司所属的观音桥站乘坐轨道交通三号线,当列车行驶到牛角沱嘉陵江桥上时,因列车刹车,导致冯某在车厢内摔倒受伤。嗣后,冯某被送重庆市第四人民医院,入院诊断为“腰1椎体压缩性骨折”,住院治疗41天,于2016年12月14日出院,出院诊断为“1.腰1椎体压缩性骨折;2.重度骨质疏松;3.腰椎间盘突出。”出院医嘱为“1.卧床休息为主,离床活动时,需佩戴胸腰支具;2.休息壹月,防跌倒,避免剧烈运动;3.4周,8周,半年骨科定期复查;4.不适随诊”,冯某为此支付医疗费20925.90元。此后冯某回院复查,支付挂号费、检查费、药品费共计871.45元。
        案件要点1:
        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主要表现为轨道公司有无尽到安全保障义务以及冯某受伤有无自身原因。
        案件要点2: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规定,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该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承运人应当对运输过程中旅客的伤亡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伤亡是旅客自身健康原因造成的或者承运人证明伤亡是旅客故意、重大过失造成的除外。
        案件要点3:
        本案中,冯某购票进站上车,与轨道公司已构成客运合同关系。轨道公司作为提供公共交通运输服务的运输企业,在运输过程中负有保障旅客人身安全的义务。轨道公司举示的照片可以证明其在车厢中设置有安全警示标志和安全保障设施,采取了一定的安全保障措施,但安全保障义务应不仅限于上述证据显示的范围,轨道公司也未进一步举证证明在事故发生时已经尽到合理的安全保障义务,应当对冯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但是,冯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知晓列车在运行过程中的停车和启动会导致车辆的晃动,应当按照车厢内的安全提示和列车驾驶员的提醒抓牢扶手以防自己摔倒,其对自己受伤也存在过错。且从医院出具的诊断结果看,冯某有重度的骨质疏松,其自身的健康原因也导致了摔倒后伤情的加重,故冯某也应对自己的损害承担部分责任。综上,结合本案案情,根据公平原则,本院酌定轨道公司对冯某的损害承担70%的赔偿责任,冯某承担30%的责任。
        法院判决: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八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三百零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一款、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重庆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向原告冯华容支付赔偿金65269.65元;
        二、驳回原告冯华容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